自主创新体系建设政策文件

赵琛厅长在平顶山市自主创新体系建设大会上的讲话

录入:平顶山市科技局  www.pdsti.cn   2010-04-16 15:55:07   人气:

赵琛厅长在平顶山市

自主创新体系建设大会上的讲话

 

    这次来这里主要目的是代表科技厅也代表我个人,对平顶山市自主创新体系建设大会的召开表示祝贺,对获奖的单位和优秀的科技人员表示祝贺,对平顶山的自主创新和经济社会发展取得的辉煌成就表示祝贺。下面我讲三点意见:

    一、走创新驱动型的发展道路是我们中国下一阶段发展的必然选择

    (一)这是经济社会发展的规律所决定的。第一个依据是在人均GDP超过3000美元之后,传统的要素比如土地、资金这些资源的投入贡献率就要明显的递减,而与此同时科技创新逐步成为核心驱动力,这是人类社会发展,特别是发达国家这么多年发展形成的一个客观的规律。目前我国人均GDP已经超过了3000美元,珠三角那些地区基本上达到了10000美元的程度,这一规律决定了下一阶段我们的发展要走创新驱动型发展道路。第二个依据就是发达国家都以科技创新作为国家发展战略,出台了各种国家发展战略计划。目前全世界86%的研发投入、90%的发明专利都是由发达国家来实施的,人才、资源有40%是流向美国的,也就是美国一个国家就吸纳了全世界40%的科技精英,其中百分之七八十都是从发展中国家包括中国这样的国家流过去的,这样的投入换来的结果是可想而知的。现在是谁控制了技术谁就控制高技术高附加值的市场,北京联想公司是世界上最大的电脑公司之一,每年的销售收入几百亿美元,但他们的利润很低,因为不掌握核心技术。上世纪八十年代国际经济界出现了一个新的理论——胜者全得理论,就是你在技术上领先一步,你就能控制大部分市场。如INTER公司,刚才我讲到电脑,世界上这么多品牌的电脑,90%以上的CPU,也就是最赚钱的部件都是INTER生产的,并始终保持了技术的领先,所以它能够得到大部分利润,大部分的市场。

    (二)中国的国情决定的。从人均的角度来讲,目前我们中国占有的石油可开采的储量是世界平均水平的1/10,人均占有水资源是世界平均水平的1/3,土地资源的40%,主要的矿产资源大概百分之五十几,就这么个水平,也就是说主要资源都不到世界的一半。资源从生态上来讲,我们的生态环境空前的脆弱,目前我们大部分的大中型城市空气质量是小于三级的, 40%以上江河流域的断面水环境是丧失的,完全丧失了水环境的功能。而且我们目前资源利用水平是很落后的,目前我国单位GDP能耗是德国的5倍,劳动生产率是美国的1/12,这是前几年的数据,我估计现在要高一些,估计在1/10,这样的国情决定了我们继续走原来的老路肯定是不行的。

    (三)当前的国际国内形势决定的。政治方面自从苏联解体之后,以美国为首的西方世界的一统天下,也就是用他们的意识形态、价值观来统治全球,中国是实现这个野心的最大阻碍。我们国家的GDP,虽然现在统计数据没出来,但2009年中国的GDP肯定是世界第二的,超过了日本,前年就接近了,去年我们的增长是8%,日本是-7%,我国成为了第二大经济体,现在出口我国是世界第一,也就是我们在经济上已经和它们形成了竞争,大家知道前一段时间我国要收购世界三大矿业巨头之——澳大利亚的力拓公司,后来被澳大利亚政府给干预了。之前,我国成功的收购沃尔沃汽车,沃尔沃是高品质的象征,也就是说我们在高领域越来越直接的和它们形成了竞争,政治上、经济上它们必然要遏制中国、封锁中国。如在去年的全球气候会议上,他们发动了方方面面来攻击中国,从碳排放方面,实事求是来讲我个人认为中国的CO2排放量应该是世界第一了,他们不能说一点根据都没有,他们要想各种办法遏制中国,如现在欧盟在酝酿要搞碳税,从航空开始要收碳税,目前发达国家大规模的碳排放时期已经过去了,而我们是发展中国家,碳排放才刚刚增加,它要限制这个东西。它们提出来要我们的人民币升值,美国也搞扩大出口,也搞出口战略,那好啊,你把你们的高技术的东西出口啊,但它不出口,进行种种限制,真正的核心技术、高新技术领域,只要是和军事挂一点钩的,间接沾点边的仍然是高度封锁,实际上你把这个打开以后,中国是愿意扩大进口,它提出来出口战略,我们中国提出扩大进口,但它不会给你,真正的核心技术它肯定是要封锁的。国内来看,我们学过管理的同志都知道有一个传统的需求理论——马斯洛提出来的需求理论,也就是说人的需求是分层次的,逐层提高的,低层次的需求满足了不是真正就满足了,而是有了更高层次的需求,又满足了又会有了再高层次的需求。一开始是温饱,温饱完了是要吃得好、穿得好,然后要健康、要美容,当前要讲生活环境好,现在是经济社会一边在快速发展一边是社会矛盾也越来越增多,也更加尖锐,这是规律。目前我国的传统竞争优势正在下降,比如说廉价劳动力,过去我们中国商品在世界上立足的很重要的一个优势就是价格低,质量很差,后来我们质量上去了,但便宜还在,中国产品的竞争力越来越强,成为了世界工厂,成为了世界第一,但现在信号已经出来了,用工荒的问题,特别是春节刚过后的那段时间,这里面有一些原因,但不能说全面的进入用工荒期,毕竟有了这个信号,我们廉价劳动力时代一去不复返了,逐渐面临的问题越来越大,同时我们对外的技术依程度还在50%左右,核心技术大部分不在我们手里。但也要看到,我们走创新驱动型发展道路也是有基础的,也是有可能的,我们现在技术的基础已经有了一部分,目前我们很多科技的创新综合指标已经相当于6000-8000美元层次,我们的实际收入是3000-4000美元,也就是说我们的科技水平是超前的,同时也拥有一些走自主创新驱动型发展道路而成为世界知名的企业,比如华为,华为公司是1988年才成立的,到去年21年,当时5个科技人员一拍即合成立一个华为,一开始靠纺织机起家,然后就走创新驱动型发展道路,他们的特点是每年的研发投入不低于销售收入的15%,用来引进人才、创新,用创新来发展自己,去年销售收入达到215亿美元,它手里拿的合同302亿美元,这是去年金融危机时的情况,活干不过来。我随李成玉省长去瑞典爱立信总部,爱立信的老总亲口说他们的第一个竞争对手是华为。这说明中国具备了走创新驱动型发展道路的基础,也具备了这样的潜力,下一轮的科技竞争中,像新能源、生物这些东西我国和国外差距并不大,有一些还是基本相当的。信息技术我们比较落后,主要是我们起步晚,制造业有一些领域和它们比较接近。从这几个角度来讲中国的发展必然要走创新驱动型发展道路,或者向创新驱动型发展道路这个方向转移,它不可能一蹴而就,但是必然会向其转移。

    二、走创新驱动型发展道路是河南省委、省政府的战略抉择

    战略思路的形成始于2006年河南省八次党代会,在河南省第八次党代会上省委书记徐光春同志亲自提出自主创新跨越发展战略,为什么选择这个道路,因为我们河南简单的说就是中国的中国,就是中国的缩影,我刚才讲到的中国的那些情况,河南都是很有代表性的,劣势也好,潜在的优势也好,很有代表性。金融危机暴发后,这个认识得到进一步的升华,当时金融危机刚刚发生的时候,省委、省政府有一个判断,说我们河南省经济外向度只有全国平均水平的1/10,这可能是我们弯道超车的好机会,因为发达的地方经济外向度高,金融危机受影响大,我们经济外向度6%,这个可以忽略不计,有一种盲目乐观的情绪,我们可能利用这个机会超过浙江,再升一步。事实证明,远不是如此,去年一季度我们就呈现出各项指标几乎全都到了倒数位置,有许多指标在中部六省是倒数第一、倒数第二,以前我们在中部六省是领先的。省委、省政府进行了分析,开了好多有关研讨方面的会,郭庚茂省长最后总结讲我们可能认识不足,实际有这么几个问题,一个是结构不好,我省是资源和初加工型,其中资源型产业占了60%以上,而受到国际金融危机冲击的各个领域最终都要归结于资源、能源和原材料,也就是都会转嫁到、传递到河南来,所以我们河南受到了多重冲击,无论是哪个受到冲击的行业,我们河南最终都会受到叠加的影响;又一个是我们的核心竞争力弱,同样是干这个的,庚茂同志有一个形象的比方,说本来是别人可以赚十块钱,我能赚二三块钱,这样我也能过,现在金融危机暴发后,赚十块钱的现在变成赚五块钱,我们赚二三块钱的现在变成了赔二三块钱了,那就撑不住了,出现了停产、半停产。痛定思痛,我们感觉到必须要走一条新的路。我们河南省发展方式要走一条新路,要靠什么,就是要靠“三体系一载体”,即现代产业体系、现代城镇体系、自主创新体系和产业集聚群,就是在这一背景下正式形成省政府的一个战略抉择。要靠“四个重在”,重在持续就是要持续这些年来实践证明对河南省的发展是正确的东西,包括一高一低、中原崛起、“三体系一载体”等;重在提升就是在新的形势要提出新的要求,这个重在提升当中就包括自主创新体系,自主创新能力的提升;重在统筹就是将自主创新、体制机制创新和科技创新融合,统筹起来,更好的发挥作用;重在为民就是一切出发点和落脚点都在为人民谋利上。去年我们召开了高规格的全省自主创新体系建设大会,就是要统一部署、统一认识这项工作。我们在几个方面也做了一些事情。

    第一是利用关键技术的突破来带动形成新兴产业和改造传统产业。在金融危机暴发时实施的第一个重大专项就是特高压输变电装备,我们感觉这是一个战略的方向,有利于我们的新兴产品的形成和开发,在平高和许继,我们投入了两千万,迄今为止,两家企业加到一起拿到将近五十亿的合同,并且已经在世界上电压最高容量最大输送距离最长的线路上实现了成功的运用,直流和交流都成功了,现在国家有几条新的示范线要投入建设,我也问了一下两个企业的老总,他们说如果工作做得好,差不多还能再拿到五十亿的合同,这是非常有意义的一件事情。由郑煤机承担的液压支架电液控制系统,其中的电液控制系统是在平煤进行了几家试验,项目成功之后,胡锦涛同志来看过一次,并批示“谨表祝贺”,这个项目也拿到了35亿的合同。甲流疫苗也在第一时间列入重大专项的,支持华兰生物完成5500万人份,占全国的40%以上,去年华兰生物的利润达到了近8个亿。农业小麦品种百农矮抗58三年之间实现种植2000万亩,实现两个品种在同一片地上一年两熟,万亩大田平均亩产达到了1548公斤,这也是农业科技工作者几代人的梦想。中平能化刚刚验收的瓦斯抽采,把瓦斯抽上来发电,输送到下面制冷,没有很大经济效益,但是瓦斯超限的次数一年当中从三十几次降到三次,这就大大减少了发生事故的危险,同时采掘工作面的温度下降了8-10度,这就是重在为民。下面有几个项目可能会取得比较大的成就,一个是由风力发电装备产业技术创新联盟兆瓦级发电装备以及主要部件,这个我们投入了5000万给予支持,有望形成数百亿的新兴产业。中信重工承担的褐煤提质,褐煤不好用,一千多大卡,经过加工以后煤球能实现五千以上大卡,资源能得到利用,这个如果成功,可以使中国一千三百亿吨的褐煤储量得到利用,这对我们资源贫乏的国家是非常有意义的。华兰生物正在研究的治疗型的乙肝疫苗如果能够成功可以使1.3亿乙肝病毒携带者受益。

    第二是加强平台基地的建设。国家重点试验室,过去我们一直是零,去年我们一举实现了突破,有五家国家重点实验室得到批复,研发中心,2007年以来新建的省级的工程技术研究中心186家,是前十年的3.6倍,我们建有研发中心的大中型企业的数量增加了1倍,国家级创新型企业14家,这包括平高;省级的创新型试点企业140家,其中也不乏一些很好的例子,比如说中信重工,去年在金融危机的情况下,销售收入突破了100亿,原来都是几十亿的规模,定货达到200多亿,他们的产品进入了世界几个最大的矿业公司,三巨头都有他们的设备,新产品的贡献率去年他们达到80%,经常也在60%以上。

    第三是加强人才培养。我们的张铁岗是河南省本土培养的第一位院士,去年有两位年轻的院士当选,都是四十几岁,可以为河南省的自主创新和经济社会发展服务很多年,使我们整体的创新能力也得到了提升。我省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四年当中三次创造了新高,去年特等奖全国三项我省就有一项,一等奖全国有十七项我省有三项,专利授权去年首次突破了万件,申请接近两万件等,这是我们在实践当中取得的一些成绩。但是我们也清醒的看到,我们的自主创新能力还是非常薄弱的,支撑走创新驱动型发展道路是不足的,这需要我们在以后的工作中付出更大努力。

    三、走创新驱动型发展道路应该是平顶山市的战略选择

    平顶山实际上已经在走创新驱动型发展道路,现在平顶山的发展成绩非常的喜人,GDP和财政收入这些重要指标已经进入全省第三,这是我当时在平顶山工作的时候没能看到的,这是在顷霖同志和恩东同志领导下和大家的共同努力下实现了,非常了不起,平顶山也成为了全国科技进步先进市。中平能化有望成为全省第二个实现千亿的企业,他们最近还成立了研究院,要走创新驱动型发展道路,这都非常喜人。同时我也觉得平顶山的发展结构还是有隐忧,一方面是资源型特点还比较明显,另一方面是环境压力比较大,平顶山应该立足优势、果断转型、率先崛起。率先崛起是平顶山的一个战略目标,资源是优势,不是说我们靠资源就是坏事,关键就是怎么看待它。一是靠科技创新,拉长产业的链条,使这些资源发挥最大的作用,而不是放弃它;二是靠科技创新提升竞争力,节能降耗、节能降本,使一些资源型的企业发展得更好;三是应该不失时机的发展新兴产业,像中平能化这样具备条件的企业不一定非得靠做与煤和盐相关的产业,你们还有其它方面的优势,看准了发展一些新兴产业,这是可行的。

    最后我希望看到平顶山在未来的日子里,在科学发展的道路上走得越来越快,取得辉煌的成绩,我们省科技厅也会一如既往地尽我们的力量支持平顶山走创新驱动型发展道路。



版权所有:中国 河南平顶山科技局 | 技术支持:创明网络
豫ICP备12017630号 E-mail: Webmasters@pdskjj.gov.cn
Copyright 2014-2022 KE JI JU ping ding shan Henan China All Right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