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普园地

【生活科普】追思顾方舟:守护中国脊梁

录入:平顶山市科技局  www.pdsti.cn   2019-01-07 10:39:51   人气:

来源:中国科学报

作者:卜叶

 

■本报见习记者 卜叶
顾方舟教授于1926年6月16日出生,浙江宁波人。中国医学科学院北京协和医学院原院校长,著名医学科学家、病毒学家。
1月6日,北京云迷雾锁、寒风侵肌,我国病毒学家、“中国脊髓灰质炎疫苗”之父顾方舟先生缅怀会在中国医学科学院举行。顾方舟于1月2日逝世,享年92岁。
国家卫生健康委副主任、中国科学院院士曾益新表示,脊髓灰质炎病毒可引起瘫痪,目前尚无治愈办法。顾方舟穷尽毕生心血,守护儿童健康,为脊髓灰质炎防治事业做出了贡献,是医学工作者的榜样。
走“活疫苗”道路
脊髓灰质炎又称小儿麻痹症,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江苏南通1680人突然瘫痪,大多为儿童,466人死亡,随后在中国迅速蔓延。
1957年顾方舟临危受命,从患者粪便中分离出脊髓灰质炎病毒并成功定型,然而这距离疫苗研发相去甚远。
当时,美苏都研制出了“脊灰”疫苗,分为活疫苗和死疫苗两种。死疫苗工艺成熟,能确保已经感染病毒的患者不发病,但不能阻止脊灰病毒在人群中的传播,且费用昂贵;活疫苗高效、便宜,但安全性尚待研究。
顾方舟认为,疫苗研发须符合中国国情,死疫苗虽可直接投入生产使用,但国内无力生产;活疫苗成本只有死疫苗的千分之一,研究人员要敢于担负起活疫苗的有效性和安全性研究。
1959年年底,国家采纳了顾方舟的建议,中国脊髓灰质炎活疫苗的研究工作展开。1960年,经过动物试验和人体试验,顾方舟带领团队研制出脊髓灰质炎活疫苗。
不久,首批500万人份疫苗生产成功,在全国“脊灰”暴发城市推广,疾病流行高峰纷纷削减。
中国医学科学院北京协和医院院校长、中国工程院副院长、中国工程院院士王辰表示,考虑到社会效益,顾方舟选择了活性高、成本低的活疫苗,体现了中国科学家的勇气和担当。
从液体疫苗到糖丸
全国疫情逐渐平息,顾方舟意识到疫苗广泛推广的难题——为了防止疫苗失去活性,需要冷藏保存,但当时中国尚无疫苗冷链运输,这为疫苗覆盖到中国中小城市、农村和偏远地区增加了难度。此外,液体疫苗装在试剂瓶中运输不便。
“为什么不能把疫苗做成糖丸呢?”这一念头涌上顾方舟心头。
经过一年多的研究测试,脊灰糖丸疫苗研制成功了。糖丸疫苗在保存了活疫苗病毒效力的前提下,延长了保存期——常温下能存放多日。为了让偏远地区也能用上糖丸疫苗,顾方舟还想出了一个“土办法”运输:将冷冻的糖丸放在保温瓶中!
糖丸疫苗的推广,让“脊灰”的年平均发病率从1949年的十万分之4.06,下降到1993年的十万分之0.046,使数以万计儿童免于致残。2000年,世卫组织宣布中国为无脊灰状态。
但顾方舟却有一个遗憾,疫苗研发过程中,周恩来总理曾前来视察。当时顾方舟向周总理打包票——生产疫苗,消灭脊髓灰质炎。“很遗憾,不能当面跟总理汇报结果。”顾方舟生前表示。
中国医学科学院北京协和医院校史研究室刘静表示,中国早期的科研环境恶劣,为了开展工作,顾方舟等科研人员曾长期住在云南昆明山洞中,我们现在长久的甜是顾方舟甘尝四十余年苦的结果,我们应当缅怀感恩。
不忘初心 传承“脊灰”防治事业
生产放心疫苗,一直是顾方舟的倡导和坚持。脊髓灰质炎疫苗研制期间,就曾发生顾方舟父子试药的故事。1960年,“脊灰”疫苗Ⅱ期临床试验前期,顾方舟冒着瘫痪风险,服下活疫苗后,他担心疫苗是否也能在儿童身上发挥作用,而征集儿童人体试验对象一时也比较困难。于是,顾方舟喂不到一岁的儿子服下疫苗。“如果我们生产的疫苗自己都不信任,那让别人怎么放心使用。”顾方舟当时对同事说。
在顾方舟的带领下,拥有适龄孩子的同事也以子试药,为疫苗Ⅱ期临床试验的安全性和药效的初步评价提供了支撑。
据了解,当年云南昆明的疫苗研究基地——中国医学科学院医学生物学研究所,目前每年生产上千万份疫苗,发往全国各地,守护人们的健康。
尽管当前中国的脊髓灰质炎野病毒歼灭战取得胜利,但顾方舟生前也表达了他的忧虑,“脊髓灰质炎具有传染性,仍有卷土重来的可能,防治脊髓灰质炎是一项长期事业,医疗工作者不可放松”。
王辰表示,消灭脊髓灰质炎病毒有三个关键:疫苗、资金、政策。顾方舟不仅提供了疫苗研制、生产技术,还参与社会实践,为政策制定提供建议,在消灭脊髓灰质炎病毒方面发挥重要作用,顾方舟使人类搭上健康方舟,他是一位科学技术家,是一位战略科学家,是一位卫生管理家,更是一位医界领导人。
顾方舟一生只做一件事,王辰呼吁医疗界的后来人发扬顾方舟的精神,凡事贵在专,贵在坚持不懈,应该多做减法,甚至做除法,践行医疗工作者的使命。
《中国科学报》 (2019-01-07 第6版 医药健康)
 
【延伸阅读】
顾方舟,那个发明“糖丸”的人走了
来源:中国青年报
 
我国著名医学科学家、病毒学专家,中国医学科学院北京协和医学院原院校长、一级教授顾方舟同志,因病医治无效,于2019年1月2日3时35分在北京逝世,享年92岁。
 
 
顾方舟资料图
 
他把毕生的精力,都投入到消灭脊髓灰质炎这一可怕的儿童急性病毒传染病的战斗中,是我国组织培养口服活疫苗开拓者之一,为我国消灭“脊灰”的伟大工程作出了重要贡献。
也许你可能不太熟悉他的名字,但你一定知道“糖丸”。顾先生1962年牵头研制成功糖丸减毒活疫苗。自1964年“脊灰”糖丸疫苗全国推广以来,“脊灰”的年平均发病率从1949年的十万分之4.06,下降到1993年的十万分之0.046,使数十万儿童免于致残。
致敬!网友:糖丸的味道一辈子也忘不了
1106不繁亦不凡: 致敬,糖丸的味道一辈子也忘不了。
爱喝汤的柳宝宝:小时候吃过那种糖丸,原来是预防小儿麻痹的,顾教授一路走好。
茶·蛋L : 为医学奋斗了一生的前辈,你的医学生涯结束了,不用这么辛苦了,走好。
亲爱的茶香妞妞:糖丸,永远记得的,我也是受益者之一啊。顾爷爷,一路走好!(最近总是害怕在各个媒体平台看到谁谁逝世的消息,心里会很难受。)
神秘的萌宠君:虽然不了解您,但还记得小时候打预防针之后吃的糖丸,谢谢您。一路走好!
Lucky麻麻是超人:我记得小时候打完预防针就给吃个糖丸、感觉超好吃、吃完一颗还想要!老先生走好。
好想见你颖宝:记得小时候吃糖丸的时候觉得特别好吃还找医生多要了一颗吃。感恩。
童年:埋下学医的种子
顾方舟早年丧父,母亲为了养活一群孩子,到杭州学习助产,后来又拖家带口移居天津,挂牌营业成为助产士。
顾方舟曾说:“我学医是母亲的心愿。母亲常说,当医生是人家求你来治病,你不要去求人家。”
他成长于民族危亡的战乱年代,目睹了老百姓因为工作环境恶劣、医疗条件差而遭受病痛的折磨甚至死亡。作为一个热血男儿他无法独善其身、安静地学习。
中国要走活疫苗技术路线
脊髓灰质炎又称小儿麻痹症,在国内的暴发发生于1955年,江苏南通全市1680人突然瘫痪,大多为儿童,466人死亡,随后迅速蔓延,青岛、上海、济宁、南宁……一时间,全国闻之恐慌。
1957年,顾方舟调查了国内几个地区脊髓灰白质炎患者的粪便标本,从北京、上海、天津、青岛等十二处患者的粪便中分离出脊髓灰质炎病毒并成功定型,并发表了《上海市脊髓灰质炎病毒的分离与定型》。这项研究,是我国首次用猴肾组织培养技术分离出病毒,并用病原学和血清学的方法证明了I型为主的脊灰流行。以此研究为标志,顾方舟打响了攻克脊灰的第一战。
1959年,顾方舟一行人去苏联考察学习脊灰疫苗的情况时,“死”“活”疫苗两派各持己见,争执不下,我国选择哪一种是对的,没有人能解答。
若决定用死疫苗,虽可以直接投入生产使用,但国内无力生产;若决定用活疫苗,成本只有死疫苗的千分之一,但得回国做有效性和安全性的研究。顾方舟判断,根据我国国情,只能走活疫苗路线。他做出了自己的判断:我国不能走死疫苗技术路线,要走活疫苗技术路线。
不久,卫生部采纳了顾方舟的建议。1959年12月,经卫生部批准,中国医学科学院与在北京卫生部生物制品研究所协商,成立脊灰活疫苗研究协作组,顾方舟担任了组长,进行脊髓灰质炎疫苗的研究工作。
事实证明,顾方舟当时的判断是对的。
克服重重困难:建起脊灰疫苗生产基地
早在1958年,卫生部派顾方舟去苏联考察死疫苗的生产情况前,政府就考虑到了疫苗的生产问题,决定在云南建立猿猴实验站。1959年1月,将卫生部批准正在筹建的猿猴实验站改名为医学生物学研究所,以此作为我国脊灰疫苗生产基地。
生产基地的建设面临着设计资料少、交通运输困难、物资紧缺、苏联撤走所有援华专家的困难。
顾方舟后来曾说:“那个时候我也不知道哪来的胆儿,就说:‘行!虽然有困难,但是能够克服的,一定努力干!’”
九个月后,有19幢楼房、面积达13700平方米的疫苗生产基地,终于建成了。
 
 
1959年,顾方舟(前排右一)在昆明与职工创建生物医学研究所,正在建设工地平整地基。
 
在疫苗研制期间,曾发生过一段顾方舟与时任国务院总理周恩来的“有趣”对话。
1960年春,周恩来总理在去缅甸访问途中,路过昆明。在时任云南省长刘明辉、时任外交部长助理乔冠华陪同下,来到了疫苗生产基地。
 
 
周恩来总理在顾方舟同志陪同下视察生物所。
 
顾方舟当时对正在视察疫苗的总理说:“周总理,我们的疫苗如果生产出来,给全国7岁以下的孩子服用,就可以消灭掉脊髓灰质炎!”
周恩来听了,直起了身子,认真地问道:“是吗?”
“是的!”顾方舟拍着胸脯道,“我们有信心!”
周恩来开心地笑了,打趣道:“这么一来,你们不就失业了吗?”
顾方舟也被总理的情绪带动起来,他紧张的心放松下来,说道:“不会呀!这个病消灭了,我们还要研究别的病呀!”
周总理拍了拍他的肩膀,赞许道:“好!要有这个志气!”
研究脊髓灰质炎:以身试药
舟制订了两步研究计划:动物试验和临床试验。经过一番波折通过动物实验后,进入了临床试验阶段。按照顾方舟设计的方案,临床试验分为Ⅰ、Ⅱ、Ⅲ三期。Ⅰ期临床试验主要观察疫苗对人体是否安全,有无副作用,只需少数人受试。
这是一个自强、忍耐、奉献的年代。几乎是毫不犹豫的,顾方舟和同事们决定自己先试用疫苗。冒着瘫痪的危险,顾方舟喝下了一小瓶疫苗溶液。一周过去后,顾方舟的生命体征平稳,没有出现任何的异常。
然而,他的眉头锁得更紧了。因为他面临着一个他一直担忧的问题——成人本身大多就对脊灰病毒有免疫力,必须证明这疫苗对小孩也安全才行。那么,找谁的孩子试验呢?又有谁愿意把孩子留给顾方舟做试验呢?
望着已经进展至此的科研,顾方舟咬了咬牙,毅然做出了一个惊人的决定:拿自己刚满月的儿子做试验!
顾方舟的儿子刚刚满月,这样一个鲜活的生命,让家中充满了活力和希望。如今,要拿儿子做试验,妻子要是知道了,不知会发多大的火?想到这里,顾方舟决定偷偷给孩子服用疫苗,独自承担可能面临丧子的巨大压力。但纸里包不住火,妻子还是得知了儿子被丈夫拿去做试验的消息。她“质问”顾方舟这是不是真的,顾方舟只好小心地承认了。让他欣慰和感动的是,妻子不但没有怪罪他,还宽慰他儿子一定会平安的。
在顾方舟的感召下,同事们也纷纷给自己的孩子服用了疫苗。这些初为人父母的年轻人,用一种看似残酷的执着,表达着对国家、对人民、对科学的爱。这是科学史上值得记载的壮举,也是新中国成立后的辉煌史诗中浓墨重彩的一笔。
测试期慢慢过去了。面对着孩子们一张张依然灿烂的笑脸,顾方舟和同事们喜极而泣、相拥庆祝:疫苗是安全的!努力没白费,疫苗是安全的!
糖丸疫苗问世
试生产成功后,全国正式打响了脊灰歼灭战。1960年12月,首批500万人份疫苗生产成功,在全国十一个城市推广开来。经过广泛的调研,顾方舟等人很快掌握了各地疫苗使用情况,捷报像插上了翅膀纷飞,传到了顾方舟的手中:投放疫苗的城市,流行高峰纷纷削减。
面对着日益好转的疫情,顾方舟没有大意。他敏锐地意识到,为了防止疫苗失去活性,需要冷藏保存,给中小城市、农村和偏远地区的疫苗覆盖增加了很大难度。另一方面,疫苗是液体的,装在试剂瓶中运输起来很不方便。此外,服用时也有问题,家长们需要将疫苗滴在馒头上,稍有不慎,就会浪费,小孩还不愿意吃。
怎样才能制造出方便运输、又让小孩爱吃的疫苗呢?顾方舟突然想到,为什么不能把疫苗做成糖丸呢?经过一年多的研究测试,顾方舟等人终于成功研制出了糖丸疫苗,并通过了科学的检验。很快,闻名于世的脊灰糖丸疫苗问世了。
除了好吃外,糖丸疫苗也是液体疫苗的升级版:在保存了活疫苗病毒效力的前提下,延长了保存期——常温下能存放多日,在家用冰箱中可保存两个月,大大方便了推广。为了让偏远地区也能用上糖丸疫苗,顾方舟还想出了一个“土办法”运输:将冷冻的糖丸放在保温瓶中!
这些发明,让糖丸疫苗迅速扑向祖国的每一个角落。1965年,全国农村逐步推广疫苗, 从此脊髓灰质炎发病率明显下降。1978年我国开始实行计划免疫,病例数继续呈波浪形下降。
中国成为无脊灰国家
此后顾方舟继续从事着脊髓灰质炎的研究。1981年起,顾方舟从“脊灰”病毒单克隆抗体杂交瘤技术入手研究。1982年,顾方舟研制成功“脊灰”单克隆抗体试剂盒,在“脊灰”病毒单克隆抗体杂交瘤技术上取得成功,并建立起三个血清型、一整套 “脊灰”单抗。
1990年,全国消灭脊髓灰质炎规划开始实施,此后几年病例数逐年快速下降,自1994年9月在湖北襄阳县发生最后一例患者后,没有发现由本土野病毒引起的脊髓灰质炎病例。2000年,“中国消灭脊髓灰质炎证实报告签字仪式”在卫生部举行,当时已经74岁的顾方舟作为代表,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同年10月,经官方证实,中国本土“脊灰”野病毒的传播已被阻断,成为无脊灰国家。
 


版权所有:中国 河南平顶山科技局 | 技术支持:创明网络
豫ICP备12017630号 E-mail: Webmasters@pdskjj.gov.cn
Copyright 2014-2022 KE JI JU ping ding shan Henan China All Right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