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普创作

《三体Ⅱ》黑暗森林 连载(四十一):下部 黑暗森林 第12部分

录入:平顶山市科技局  www.pdsti.cn   2018-02-05 08:58:25   人气:

来源:http://www.shizongzui.cc/santi/

 

下部 黑暗森林 12部分
 
  西子把显微镜从水滴上拿起来,放到自己航天服的面罩上,其他三人凑过来看显示屏,看到了被放大一千倍的面罩表面,那肉服看上去与水滴一样光洁的面,在屏幕上变得像乱石滩一样粗糙。西子又把显微镜重新安放在水滴表面,显示屏上再次出现了光滑的镜面,与周围没有放大的表面无异。

  把倍数再调大十倍。丁仪说。

  这超出了光学放大的能力,西子进行了一连串的操作,把显微镜由光学模式切换到电子隧道显微模式,现在放大倍数是一万倍。

  放大后的表面仍是光滑镜面。而人类技术所能加工的最光滑的表面,只放大上千倍后其粗糙就暴露无遗,正像格利弗眼中的巨人美女的脸。

  调到十万倍。中校说。

  他们看到的仍是光滑镜面。

  一百万倍。光滑镜面。

  一千万倍!在这个放大倍数下,已经可以看到大分子了,但屏幕上显示的仍是光滑镜面,看不到一点儿粗糙的迹象,其光洁度与周围没有被放大的表面没什么区别。

  再把倍数调大些!西子摇摇头,这已经是电子显微镜所能达到的极值了。

  两个多世纪前,阿瑟,克拉克在他的科幻小说《2001:太空奥德赛》中描述了一个外星超级文明留在月球上的黑色方碑,考察者用普通尺子量方碑的三道边,其长度比例是139,以后,不管用什么更精确的方式测量,穷尽了地球上测量技术的最高精度,方碑三边的比例仍是精确的139,没有任何误差。

  克拉克写道:那个文明以这种方式,狂妄地显示了自己的力量,现在,人类正面对着一种更狂妄的力量显示。

  真有绝对光滑的表面?西子惊叹道。

  有,丁仪说,中子星的表面就几乎绝对光滑(1)但这东西的质量是正常的。(2)①中子星的原子都被压在一起,排列很整齐。

  ②中子星物质的比重相当于水的1014次方倍丁仪想了一会儿,向周围看看说:联系一下飞船的电脑吧,确定一下捕获时机械手的夹具夹在什么位置。这事情由舰队的监控人员做了,螳螂号的电脑发出了几束极细的红色激光束,在水滴的表面标示出钢爪夹具的接触位置。西子用显微镜观察其中一处的表面,在一千万倍的放大倍率下,看到的仍是光洁无瑕的镜面。

  接触面的压强有多大?中校问,很快得到了舰队的回答:约每平方厘米二百公斤。

  光清的表面最易被划伤,而水滴被金属夹具强力接触的表面没有留下任何划痕。

  丁仪飘离开去,到舱内寻找着什么,回来时手里拿着一把地质锤,可能是有人在舱内检测岩石样品时丢下的,其他人来不及制止,他就用力把地质锤砸到镜面上,他只听到叮的一声,清脆而悠扬,像砸在玉石构成的大地上,这声音是通过他的身体传来的,由于是真空环境,其他三人听不到。丁仪接着用锤柄的一端指示出被砸的位置,西子立刻用显微镜观察那一点。

  一千万的放大倍数下,仍是绝对光滑的镜面。

  丁仪颓然地把地质锤扔掉,不再看水滴,低头深思着,三名军官的目光,还有舰队百万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他身上。

  只能猜了。丁仪抬头说,这东西的分子,像仪仗队那样整齐地排列着,同时相互固结,知道这种同结有多牢固吗?分子像被钉子钉死一般,自身振动都消失了。这就是它处于绝对零度的原因(1)!西子说,她和另外两名军官都明白丁仪的话意味着什么:在普通密度的物质中,原子核的间距是很大的,把它们相互固定死,不比用一套莲杆把太阳和八大行星固定成一套静止的桁架容易多少。

  什么力才能做到这一点,只有一种:强互作用力。透过面罩可以看到,丁仪的额头上已满是冷汗。

  这不是等于把弓箭射上月球吗(2)?!①物体的温度是分子振动引起的。

  (2)强相互作用力是自然界所有力中最强的一种,强度是电磁力的一百倍,但只能在原子核内部的极度短距离上起作用,原子核的尺度与原子相差很大,如果原子是一个剧场大小,原子核只有核桃大,所以,原子的尺度远超过强相互作用力的范围,在原子间和分子间起作的主要是电磁力。

  他们确实把弓箭射上月球了圣母的眼泪?嘿嘿丁仪发出一阵冷笑,听起来有种令人寒颤的凄厉,三名军官也同样知道这冷笑的含义:水滴不像眼泪那样脆弱,相反,它的强度比太阳系中最坚固的物质还要高百倍,这个世界中的所有物质在它面前都像纸片般脆弱,它可以像子弹穿透奶酪那样穿过地球,表面不受丝毫损伤。

  那它来干什么?中校脱口问道。

  谁知道?也许它真是一个使者,但带给人类的是另外一个信息丁仪说,同时把目光从水滴上移开。

  什么?毁灭你,与体有何相干?这句话带来一阵死寂,就在考察队的另外三名成员和联合舰队中的百万人咀嚼其含义时,丁仪突然说:快跑。这两个字是低声说出的,但紧接着,他扬起双手,声嘶力竭地大喊:傻孩子们,快跑啊!向哪儿跑,西于惊恐地问。

  只比丁仪晚了几秒钟。中校也悟出了真相,他像丁仪一样绝望地大喊:舰队!舰队疏散!但一切都晚了,这时强干扰已经出现,从螳螂号传回的图像扭曲消失了,舰队没能听到中校的最后呼叫。

  在水滴尾部的尖端,出现了一个蓝色的光环,那个光环开始很小,但很亮,使周围的一切笼罩在蓝光中,它急剧扩大,颜色由蓝变黄最后变成红色,仿佛光环不是由水滴产生的,而是前者刚从环中钻出来一样。光环在扩张的同时光度也在减弱,当它扩张到大约是水滴最大直径的一倍时消失了,在它消失的同时,第二个蓝色小光环在尖端出现,同第一个一样扩张、变色和减弱光度,并很快消失。

  光环就这样从水滴的尾部不断出现和扩张。频率为每秒钟两三次,在光环的推进下,水滴开始移动并急剧加速。

  考察队的四人没有机会看到第二个光环的出现,第一个光环出现后,在近似太阳核心的超高温中,他们都被瞬间汽化了。

  螳螂号的船体发出红光,从外部看如同纸灯笼内的蜡烛被点燃了一样。

  同时金属船体像蜡一样熔化。但熔化刚刚开始,飞船就爆炸了。爆炸后的螳螂号几乎没有留下固体残片,船体金属全部变成白炽的液态在太空中飞散开来。

  舰队清晰地观察到了一千公里外螳螂号的爆炸,所有人的第一反应是水滴自毁了,他们首先为考察队四人的牺牲而悲伤,然后对水滴并非和平使者感到失望,不过对即将发生的事情,全人类都没有做好最起码的心理准备。

  第一个异常现象是舰队太空监测系统的计算机发现的,计算机在处理螳螂号爆炸的图像时,发现有一个碎片不太正常。大部分碎片是处于熔化状态的金属,爆炸后都在太空中匀速飞行,只有这一块在加速。当然,从巨量的飞散碎片中发现这一微小的事件,只有计算机能做到,它立刻检索数据库和知识库,抽取了包括螳螂号的全部信息在内的巨量资料,对这一奇异碎片的出现做出了几十条可能的解释,但没有一条是正确的。

  计算机与人类一样,没有意识到这场爆炸所毁灭的,只是螳螂号和其中的四人考察队,并不包括更多的东西。

  对于这块加速的碎片,舰队太空监测系统只发出了一个三级攻击警报,因为它不是正对舰队而来,而是向矩形阵列的一个角飞去,按照目前的运行方向,将从阵列外掠过,不会击中舰队的任何目标。在螳螂号爆炸同时引发的大量一级警报中,这个三级警报被完全忽略了。但计算机也注意到了这块碎片极高的加速度,在飞出三百公里时,它已经超过了第三宇宙速度,而且加速还在继续。于是警报级别被提升至二级,但仍被忽略。碎片从爆炸点到阵列一角共飞行了约一千五百公里,耗时约五十秒钟,当它到达阵列一角时,速度已经达到31.7公里/秒,这时它处于阵列外围,距处于矩形这一角的第一艘战舰无限边疆号一百六十公里。碎片没有从那里掠过阵列,而是拐了一个三十度的锐角,速度丝毫未减,直冲无限边疆号而来。在它用两秒钟左右的时间飞过这段距离时,计算机居然把对碎片的二级警报又降到了三级,按照它的推理,这块碎片不是一个有质量的实体,因为它完成了一次从宇航动力学上看根本不可能的运动:在两倍于第三宇宙速度的情况下进行这样一个不减速的锐角转向,几乎相当于以同样的速度撞上一堵铁墙,如果这是一个航行器,它的内部放着一块金属,那这次转向所产生的过载会在瞬间把金属块压成薄膜。所以,碎片只能是个幻影。

  就这样,水滴以第三宇宙速度的两倍向无限边疆号冲去,它此时的航向延长线与舰队矩形阵列的第一列重合。

  水滴撞击了无限边疆号后三分之一处,并穿过了它,就像毫无阻力地穿过一个影子。由于撞击的速度极快。舰体在水滴撞进和穿出的位置只出现了两个十分规则的圆洞,其直径与水滴最粗处相当。但圆洞刚一出现就变形消失,因为周围的舰壳都由于高速撞击产生的热量和水滴推进光环的超高温而熔化了,被击中的这一段舰体很快处于红炽状态,这种红炽由撞击点向外蔓延,很快覆盖了无限边疆号的二分之一,这艘巨舰仿佛是刚刚从煅炉中取出的一个大铁块。

  穿过无限边疆号的水滴继续以约每秒三十公里的速度飞行,在三秒钟内飞过了九十公里的距离,首先穿透了矩形阵列第一列上与无限边疆号相邻的远方号,接着穿透了雾角号、南极洲号和极限号,它们的舰体立刻都处于红炽状态,像是舰队第一队列中接顺序亮起的一排巨灯。

  无限边疆号的大爆炸开始了。与其后被穿透的其他战舰一样,它的舰体被击中的位置是聚变燃料舱,与螳螂号在高温中发生的常规爆炸不同,无限边疆号的部分核燃料被引发核聚变反应,人们一直不知道,聚变反应是被水滴推进光环的超高温还是被其他因素引发。热核爆炸的火球在被撞击处出现,迅速扩张,整个舰队都被强光照亮,在黑天鹅绒般的太空背景上凸现出来,银河系的星海黯然失色。

  核火球也相继在远方号、雾角号、南极洲号和极限号上出现。

  在接下来的八秒钟内,水滴又穿透了十艘恒星级战舰。

  这时,膨胀的核火球已经吞没了无限边疆号的整个舰体,然后开始收缩。

  同时,核火球在更多被击穿的战舰上亮起并膨胀。

  水滴继续在矩形阵列的长边上飞行,以不到一秒的间隔,穿透一艘又一艘恒星级战舰。

  这时,在第一个被击穿的无限边疆号上,核聚变的火球已经熄灭,被彻底熔化的舰体爆发开来,百万吨发着暗红色光芒的金属液放射状地迸射,像怒放的花蕾,熔化的金属在太空中无阻力地飞散,在所有的方向上形成炽热的金属岩浆暴雨。

  水滴继续前进,沿直线贯穿更多的战舰,在它的身后,一直有十个左右的核火球在燃烧,在这些炽热的小太阳的光焰中,整个舰队阵列也像被点燃了一般熠熠闪耀,成为一片光的海洋。在火球队列的后方,熔化的战舰相继迸射开来,金属液炽热的波涛在太空中汹涌扩散,如同在岩浆的海洋中投入了一块块巨石。

  水滴用了一分钟十八秒飞完了二千公里的路程,贯穿了联合舰队矩形阵列第一队列中的一百艘战舰。

  当第一队列的最后一艘战舰亚当号被核火球吞噬时,在队列的另一端,迸射的金属岩浆已经因扩散和冷却变得稀疏。爆发的核心,也就是一分多钟前无限边疆号所在的位置,几乎变得空无一物了。远方号、雾角号,南极洲号、极限号都相继化做飞散的金属岩浆消失了。当这个队列中最后一个核火球熄灭后,太空再次黑暗下来,飞散中渐渐冷却的金属岩浆本来已经看不清,在太空暗下来后,它们暗红色的光芒再次显现,像一条二千公里长的血河。

  水滴在击穿了第一队列最后一艘战舰亚当号后,向前方空荡的太空飞行了约八十公里的一小段,再次做出了那个人类宇航动力学无法解释的锐角转向,这一次转向的角度比上一次更小,约为十五度,几乎是突然掉头反向飞行,同时保持速度不变,然后再经过一次较小的方向调整,航向与舰队矩形阵列的第二列(如果考虑刚刚完成的毁灭,这已经是第一列直线重合,以30公里,秒的速度向该队列在这个方向的第一艘战舰恒河号冲去。

  直到这时,联合舰队的指挥系统还没有做出任何反应。

  舰队的战场信息系统忠实地完成了自己的使命,通过庞大的监测网完整地记录了前一分十八秒的战场信息,这批信息数量巨大,在短时间内只能由计算机战场决策系统来进行分析,分析得出了这样的结论:在附近空间出现了强大的敌方太空力量,并对我方舰队发起攻击,但计算机没有给出这种力量的任何信息,能确定的只有两点:一、敌太空力量处于水滴所在方位;二、这种力量对我方所有探测手段都是隐形的。

  这时,舰队的指挥官们都处于一种震颤麻木状态中,在过去长达两个世纪的太空战略和战术研究中,设想过各种极端的战场情况。但目睹一百艘战舰像一挂鞭炮似的在一分钟内炸完,还是超出了他们的心理承受能力。面对着从战场信息系统潮水般汹涌而来的信息,他们只能依赖计算机战场决策系统的分析和判断,把注意力集中到对那个并不存在的敌隐形舰队的探测上,大量的战场监测力量开始把视线投向远方的太空深处。而忽略了眼前的危险。甚至还有相当多的人认为,这个强大的隐形敌人可能是人类与三体之外的第三方外星力量,因为三体世界在他们的潜意识中已经是一个弱小的失败者了。

  舰队的战场监测系统没有尽早发现水滴的存在,主要原因在于水滴对所有波长的雷达都是隐形的,因而只能从对可见光波段的图像的分析才能发现它,但在太空战场的监测信息中,可见光图像信息远不如雷达信息受到重视。在攻击发生时,太空中飞散着暴雨般的爆炸碎片,这些碎片大多是核爆高温中熔化的液态金属,它们在从爆炸中飞出的时候大部分也呈液滴状,每艘战舰毁灭时熔化的金属达百万吨,形成巨量的液态碎片,其中相当一部分的大小和形状都与水滴相当,所以计算机图像分析系统很难把水滴从巨量碎片中分辨出来,更何况几乎所有指挥官都认为水滴已经在螳螂号中自毁,并没有发出专门的指令让系统做这样的分析。

  与此同时,另外的一些情况也加剧了战场的混乱。第一队列战舰爆炸迸射出的碎片很快到达了第二队列,各舰的战场防御系统做出了反应,开始用高能激光和电磁炮拦截碎片。飞来的碎片主要是被核火球烧熔的金属,它们大小不一,在飞行途中已经被太空中的低温部分冷却,但冷却变硬的只是一层外壳,里面还是炽热的液态,被击中后像焰火一样灿烂地飞散。很快,在第二队列和已经毁灭的第一队列留下的黯淡血河之间,形成了一道平行的焰火屏障,它疯狂地爆发着翻滚着,像是从那看不见的敌人的方向涌来的火海大潮。飞散的碎片如冰雹般密集,防御系统并不能完全拦截它们,相当一部分碎片穿过了拦截火力并击中了战舰,这些固液混合的金属射流具有相当的冲击力和破坏力,第二队列中一部分战舰的舰壳受到严重损伤,甚至被击穿,减压警报凄厉地响起与碎片的炫目的战斗吸引了相当的注意力,这种情况下,指挥系统的计算机和人都雕以避免一个错觉:舰队正在和敌太空力量激烈交火,没有人和电脑注意到那个即将开始毁灭第二队列的小小的死神。

  所以,当水滴冲向恒河号时,第二队列的一百艘战舰仍然排成一条直线,这是死亡的队形。

  水滴闪电般冲来,在短短的十秒钟内,它就击穿了恒河号、哥伦比亚号、正义号、马萨达号、质子号、炎帝号、大西洋号、天狼号、感恩节号、前进号、汉号和暴风雨号十二艘恒星级巨舰。同第一队列中的毁灭一样,每艘战舰在被穿透后先是变成红炽状态,然后被核聚变火球吞噬,火球熄灭后,被熔化的战艘便化做百万吨发着暗红色光芒的金属岩浆爆发开来。在这惨烈的毁灭中,直线排列的战舰队列就像一根被点燃的长达二千公里的导火索,在剧烈的燃烧后,留下一条发着暗红色余光的灰烬。

  一分二十一秒后,第二队列的一百艘战舰也被全部摧毁。

  在击穿第二队列的最后一艘战舰明治号后,水滴冲过了队列的末端,又以一个锐角回转冲向第三队列的队首牛顿号。在第二队列被毁灭的过程中,爆炸碎片向第三队列汹涌而来,这道碎片浪潮中,包括第二队列爆炸后仍处熔融状态的金属液和从第一队列飞来的已经大部分冷凝的金属碎块,在防御系统启动的同时,第三队列中的大部分战舰已经启动发动机,开始机动。所以在这时,与被毁灭前的第一、二队列不同,第三队列已经不是一条直线,但这个队列的一百艘战舰大体上仍排成一列。水滴穿透了牛顿号后,急剧调整方向,瞬间飞越二十公里的距离穿透了与牛顿号错开三公里位置的启蒙号,从启蒙号穿出的水滴再次急转,冲向已经机动到队列主线另一侧的白垩纪号并穿透了它。水滴就这样沿一条折线飞行,击穿第三队列中一艘又一艘战舰,在折线飞行中水滴的速度丝毫不减,仍为约每秒三十公里。后来的分析者在察看这条航线时震惊地发现,水滴的每一次转向都是一个尖锐的折角,而不是像人类的太空飞行器那样成一段平滑曲线,这种魔鬼般的飞行展示了一种完全在人类理解力之外的太空驱动方式,这种驱动之下的水滴仿佛是一个没有质量的影子,像上帝的笔尖一样可以不理会动力学原理随意运动。在毁灭第三队列的过程中,这种急剧的转向以每秒钟两到三次的频率进行,水滴就像一枚死神的绣花针,灵巧地上下翻飞,用一条毁灭的折线把第三队列的一百艘战舰贯穿起来。

  水滴毁灭第二三队列用了两分钟三十五秒。
 


版权所有:中国 河南平顶山科技局 | 技术支持:创明网络
豫ICP备12017630号 E-mail: Webmasters@pdskjj.gov.cn
Copyright 2014-2022 KE JI JU ping ding shan Henan China All Right Reserved